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
| 8th Apr 2013 | 一般 | (2 Reads)
不知道為什麼,這些日子,感覺心情無處安放,每日裡總會不自覺去觸摸自己的心靈,發現它無規則地運行、躁動,悠悠晃晃。就像湖裡本該閒適的魚兒,在黑雲壓城、蜻蜓低飛的沉悶季節,似乎水裡缺了氧,總是在無法預測的時候,從水底浮泛到水面。甚至躍出水來,從本不屬於它的半空裡,驚鴻一現似的慌亂呼吸到一小口新鮮空氣。就這一小口的需求,擊破了水面的寧靜,攪動出圈圈漣漪,蔓延到四方。 白天無心專於工作、夜裡殊難安眠,雜亂的夢靨,整宿整宿,侵襲春夜的酣睡。不必說,我的心兒有一些惆悵、有一點鬱悶、有一絲掛牽、有一片纏綿——這惶惶的日夜,深思都在迷惘,烏雲常趕來遮蔽艷陽。這悠悠的睡目,未能醒來,半睜半閉,看不清楚前路的方向。只是如盲人騎瞎馬,摸索著,前行,不過是蕭殺時間,拖延久病的哀傷。 不想這樣碌碌無為,更不想美好年華,就這樣被慢性自殺。奮力搏擊,四處抵抗,掙扎中,日子過去,光陰飛度,你不殺時間,時間卻快要將你滅亡!無論你在意還是不在意,“洗手的時候,日子從水盆裡過去;吃飯的時候,日子從飯碗裡過去;默默時,便從凝然的雙眼前過去。我覺察他去的匆匆了,伸出手遮挽時,他又從遮挽著的手邊過去,天黑時,我躺在床上,他便伶伶俐俐地從我身上跨過,從我腳邊飛去了。”無論怎樣,即使你使勁去挽留,時間都在不可逆轉地過去,像一支射出去的利箭,穿雲破霧,一直向前。這時間的箭鏃,可以穿透一切阻擋、衝破一切遮攔、越過一切抵抗。它的面前,沒有靶心,也不會停滯,行進的腳步,與太陽同輝,比星光漫長。我在想,怎麼才能讓時間給我們留下永恆的痕跡,唯一的,無非讓它給予你刻骨銘心的記憶—— 時間的河奔流不息,永不斷水。它匆匆流逝,不捨晝夜。 流逝,在我忙碌的時候;流逝,在我沒有時間冥想的時候;流逝,在我早上醒來想起第一件事情或者人的時候;流逝,在我上班打開網頁安排工作、搜索消息、探秘八卦的時候!啊,時間的河,匆匆而過。陽光、勁風,嗚嗚的嘯聲,不知不覺,已是烏雲蔽日的午間,似乎沒有做多少事情,時間,卻匆匆,在我尋尋覓覓、恍恍惚惚、淒淒慘慘慼慼時候,悄然地逝去了1800秒——流逝,這是怎樣的時光記錄儀啊,流逝,又是怎樣的時間消磨器喲,流逝,就是這樣不允許你過多思慮、過多哀怨、過多惆悵的上天的教鞭,一不小心,就吞噬你燦爛的年華、侵蝕你精神的歲月、掠奪你勃發的光陰。意識到這些,我忽然渾身一個激靈,感到寒意注上心頭,片刻間滲透瀰漫至全身。 流逝的時間,匆匆,太匆匆,別去想它了唄!撿拾起自己的愛與哀愁,梳理好自己的雜亂情絲,重新校準自己的未來標的,前行,不帶走一絲雲彩,遠去,不攜去一片落英,奔跑,不沾染一縷清風……昨日,匆匆一去,不復回還。今日,悠忽而過,不肯停留。明日,命定必至,不可推阻。明日的明日,新的太陽升起,那片蔚藍的海,將照耀新宇的蒼穹! 到此處,您,TA,或者我,豈堪再懼時間的蕭殺抑或磨滅?時光流逝的憤懣與怨懟、哀婉與清愁,都可以輕輕彈指,撣之身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