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23rd Jun 2012 | 一般 | (1 Reads)
對於酒,我一向逞強,在對眼的朋友中,總要仰脖子喝上幾杯。然後自得其意——瞧,我還沒有醉!可是當酒以工作內容和生存技能的方式向我走來時,我卻以拒絕的姿態迎接它。當某種這東西以強迫的形式進入你的生活,我想大多數人都是反感的。比如,喜歡歷史的學生,面對課堂上老師滔滔不絕的講解和無數個需要背誦的知識點,有可能生出無限的倦意。而我的工作性質,很難避開酒,所以這種日子就要難過得多。 現在,我一旦端起酒杯,悲涼的感覺就開始在胸腔裡蔓延,慢慢地將自己淹沒,最後眼淚就開始止都止不住地往外湧。因為反感,因為不情願,所以太委屈,所以不自覺地醞釀了一杯淚酒,讓自己灌醉。 今晚,我又以拒絕的姿態參加了一場聚會。觥籌交盞之間,賓主盡歡。我又回到最初的狀態,冷眼觀看一出世俗戲。有聰明的長輩暗示我應該敬尊者一杯,我到底端起了酒杯一欽而盡。酒酣之際,小團體輪番向尊者敬酒,表達情意。我被以命令的形式端起了本是半杯忽然就變成滿杯的酒,眼淚跟著就留下來了。不情願就是不情願,身體都開始排斥了。我到底沒有喝下那杯酒,因為身體已經起了反應,胃開始翻江倒海起來。 我落在角落裡抽泣著。大顆大顆的淚花啪嗒在地上摔了個稀碎。 因為拒絕,所以被迫接受。淚酒,淹沒了我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