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5th Jun 2012 | 一般 | (1 Reads)
人生像飄在水面上的落葉,輕輕地轉蕩出一小圈的漣漪,然後開始沉淪。原來,誰都擺脫不了那既定的命。剪碎了時光,也無法阻擋流年白了那頭烏髮。 ——題記 路,曲折延伸;夜,幽魅漫長。黑暗中,似聽到時光泊泊流淌的聲音,那些如花的青春,如歌的歲月,似水般輕輕流走。 撿一安靜處坐下,落寞的身影陷入茫茫夜色中,除去嘴角的淺笑,默讀鉛封的流年,任歲月剝去偽裝。流年將花期渡過,甜美的背影后,荼靡的花瓣參差飄零,那為流年空唱的一首離歌,久久迴盪不絕。 人生如戲,每個人都在不斷變換著自己的角色。為女,為妻,為母,時光流轉中,懵懂到成熟,浮躁到淡定,經歷讓生命不斷地完整,一路走走停停,不知何處才是停泊的驛站。剪碎了時光,也無法阻擋流年白了那頭烏髮。 我輕輕翻閱流年最初的純淨,那些模糊而久遠的事情,如同鎖放在日記中枯萎的葉子,再也找不回遺落在記憶中冷卻的溫馨。昨天悄悄走遠,那些被風吹起的日子漸漸變得一片模糊。春天的花,秋天的風,隨著曾經的青春年少,存進光陰的相冊,日漸發黃陳舊。細長的河流像線一樣牽引著我,心也跟著千回百轉。 夜的陰影裡,點一盞文字的心燈,擎在寂寞的路口。將一路上的美麗,定格在夢中。指尖滑動中,聽到年華流走疼痛的聲音,而支離破碎的文字在多少年後重新翻閱,便恍如隔世! 喜歡仰望黎明前的夜空,看那即將消逝的星星點點,夜的沉淪換來了晨的明媚。浮光隱隱,穿透過隱約依稀的光暈,疊印迷失裡,唯一不變的是那一汪清眸。 於是,打開清晨的窗,幽潔的晨曦裡,用剪碎的時光祭拜,看過往燃燒成灰燼!